以動治心的舞蹈治療 專訪舞蹈治療師Heidi

以身體動作為媒介,目的可以從一般大眾的促進心理健康增進生活滿意度,到情緒困擾或受過創傷者的心理治療都可以算是舞蹈治療的範疇,以參與者的需求為主,它不複雜,就是「以動治心」。
文:FiToBe編輯室  Lauren
口述:英國註冊舞蹈治療師 HEIDI

 

 很多人一聽到舞蹈治療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我不會跳舞、我不知道要怎麼做、我擔心會跟不上……」,但這真的不是舞蹈課!

 

舞蹈治療並不是要學習技能也不是表演,而是在舞動的過程裡更認識自己,當我們一心留意外在的評分,就很難關注自身了,其實從簡單的呼吸、走路、舉手、蹲下,凡是與“動作”有關的,只要你使用了你的身體,都是舞蹈。

 

以身體動作為媒介,目的可以從一般大眾的促進心理健康增進生活滿意度,到情緒困擾或受過創傷者的心理治療都可以算是舞蹈治療的範疇,以參與者的需求為主,它不複雜,就是「以動治心」。

 

 

Q1: 您為何會成為一位舞蹈治療師? 可以聊聊您的學習與工作歷程中,所受到的啟發與故事嗎?

 

A:我從小學舞,後來因為受傷才沒繼續訓練。大學主修教育心理與輔導,輔修”體育系”,上體育系的課程發現在體育的世界裡也有著和心理緊緊相依的一塊,叫做「運動心理學」。

 

運動心理學可以協助選手在面對比賽時透過意象訓練等技巧發揮最大潛力,比如如何能不受到觀眾的歡呼聲、敵隊的吆喝、不同場地的環境音等等狀況干擾情緒,我們稱之為心理技能訓練,這門課一直令我印象很深刻。

 

後來工作一段時間之後,發現自己遇到一些輔導學生的困境,我一直在找尋可以結合我兩項興趣運動與心理的專業進修,發現“舞蹈治療” 時很驚喜!我心裡有個聲音:「就是它了!」

 


 

Q2:舞蹈治療一定要跳舞嗎?通常什麼樣的年紀或角色會採用舞蹈治療,治療內容與目標會如何設計?

 

A:舞蹈治療可以複雜至舞蹈,也可簡單似呼吸。任何年紀或族群都可以採用舞蹈治療,畢竟身體一直都在呀。比如我曾經陪伴一位幼兒從她15個月到20個月,她很常坐著而且並未經歷爬行階段便直接站立。

 

每當她來到我的面前,很多時候她只是靜靜地坐著,就算移動也是“坐著移動”,伸出一隻小小的腳讓身軀向前滑動這樣。 一開始我會做出和她類似的動作,或是不同動作但類似的韻律,或透過一起玩玩具的互動,讓她感覺我與她同在,當她開始對我有一些興趣、甚至是信賴感之後,我會從她原本的動作中發展一些新的動作,邀請她一起嘗試。

 

我並沒有做很多引導她爬行的事,而是陪伴她去探索,她覺得她可以接受的動作,也給予她適度的聲音刺激、邀請她觸摸不同質地的物件。 在課程的尾聲,她有更多的笑容,也比較願意在遊戲間嘗試新的玩具。她的父母告訴我:「她開始在家裡爬行了!」治療師此時就像一個引導者,創造安全的環境,給予有空間的陪伴,最後讓被陪伴者“自己願意嘗試改變”。

 


Q3:您覺得在舞蹈治療的過程中,最困難的部份是什麼?您會如何去處理?

 

A:因為我現在的工作在台灣,我接觸到的人大多都有個共通點,就是“害怕自己犯錯”,但其實不是每件事情都有“標準答案”,所以我覺得最困難的部分就是打破大家心中對標準答案的想像。

 

像我最近接觸的喜憨兒團體,他們無法用言語完整表達自己的想法,也沒有管道抒發工作與生活中累積的壓力,我為他們設定的目標是:「建立自主權與情緒宣洩」。喜憨兒在生活中都要跟隨著照顧者的帶領,很少有機會能夠自己去“選擇”些什麼,但其實「自己做出選擇這件事」從某些角度來說,是有很大的意義的。

 

簡單來說,我的做法會是“讓大家知道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在安全空間裡的嘗試是被允許的,去關心自己真正的感受,提升自我覺察進而調整自己,如果生活的每一刻都需擔心外在的批判與評價,那樣太辛苦了。

 


Q4:您遇過令您印象最深刻的個案是什麼?為什麼令您最深刻?

 

A:我曾經輔導過一位年約五十多歲的阿姨,身體上上下下遍佈著陳年舊疾,這些生命的刻痕經常帶給她疼痛。認識阿姨的人,都知道要盡量避免請這位阿姨幫忙,因為就算她腳很痛了,她也會奮力奔跑,手也常因搬東西、甚至寫字再次受傷,即便身體不適也不管,她就是會那麼做。

 

輔導的過程中,我請她輕捏自己的身體不同部位,提醒她再慢一點再小力一些,讓她專注在自己的感受上,了解自己的身體可以承受到哪邊,多一些跟自己的互動,而不是一直在意別人覺得她不夠快、不夠靈敏,事實上在她現在的生活中也沒有人這樣要求她,她必須學會自我開闢一個舒適柔軟的空間,在心裡面。

 

我也帶領她進行很多跟呼吸相關的動作,藉由吸氣吐氣的過程,幫助她安定並且慢下來。在陪伴與引導的過程中,也是對自己的提醒,生活中我們可能也容易汲汲營營地去完成很多事情,但是每天空下來聆聽自己的時間卻很少,身體往往可以提供我們現在承受多少壓力的訊息,也記錄著過往的情緒經驗。如果我們忘了怎麼好好愛自己,可以從傾聽身體開始。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藝術治療師Esther KuoMar 08,2019LiFiT

藝術療癒與親子關係 - 藝術治療師Esher分享
「當孩子乘著想像力起飛,你是站在一旁觀看,或是參與他們,與孩子一起飛翔?」
文/ 藝術治療師 Esther Kuo   由英國學者John Bowlby (1988) 所提出的「依附關係」理論經常被拿來討論親子關係的發展。剛出生的嬰幼兒需要依附親人,但嬰兒並非單純是接受者,親人也不只是給予者,而是彼此學習與了解的過程。孩子在過程中會逐漸發現自己是重要的,也慢慢開始信任周遭的親人;親人則漸漸進入孩子內心,了解孩子的需要和潛能。一個擁有安全依附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能擁有較高的自尊與自我肯定能力,知道自己是有價值的,願意相信、關心他人,也有較佳的情緒調適能力。   當孩子開始自主地探索世界時,也是他更想去和別人建立關係的時候,這時候的孩子會有很多天馬行空的幻想,因為他們想要分享內心的想法。當言語表達有限,孩子們內心充滿了想說的話卻苦苦無法說出時,他們會用其他方式盡可能地去表達,藝術療癒活動就是這樣一個新的方法,為孩子和家人開啟一扇彼此互動的門。   遊戲可以說是一種孩子用來自我表達最直接的方式,而遊戲經常包含在藝術療癒活動中。藝術療癒活動提供不同媒材、寬廣的空間與自由的創作方式,讓孩子展現出創造力,並且學習與人互動。親子導向的藝術療癒活動,不只讓孩子享受作畫的樂趣,更將重要的家人包含進來,使孩子能和父母一起玩耍,這是非常令孩子喜悅的一件事。孩子能使用簡單的語言,以及豐富的圖畫來表達,而父母親也能透過口語方式來鼓勵或回應孩子,又或者直接透過塗鴉來和孩子遊戲,這樣特別的表達方式,加強了親子之間的正向互動,也加深了彼此間的歸屬感。 案例分享:   小米是現年四歲的女孩,綁著兩個長長的髮辮,在她轉動頭看著媽媽時,辮子會隨著擺動,顯得很有精神。但活潑的造型卻掩蓋不住她對陌生環境的害怕與緊張,還有不願與人互動的拒絕態度,小米的媽媽和小米很親近,卻無法完全了解小米的緊張與擔心是來自何方。小米過去很喜歡塗鴉,在上了幼稚園中班之後,突然變得討厭畫畫,也不願塗鴉。媽媽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帶小米來上藝術療癒課程,在課程中,媽媽終於再次看見小米那顆純真的心。   剛開始上課時,小米不願意說話,她會先跟媽媽說悄悄話,再由媽媽傳達給治療師。治療師接納小米想保持距離的狀態,也尊重小米不想直接溝通的對話方式,這讓小米稍微放下心防,開始願意創作。當天的主題是「海底世界」,小米卻不斷用色紙撕出一個又一個三角形,雖然看似與主題無關,但那正是小米想要表現的世界,一個充滿大大小小三角形,特別又穩定的世界。治療師看見她製作三角形時的困難,就像是想表達自己內心真正想法,卻找不到方法時的負面感受。原來,在小米的心中,有這麼多想要說出的話語(三角形),但自己的緊張讓她卻步了。   安全的環境使小米可以創造屬於她的海底世界,讓媽媽看見。治療師協助母女可以用不同的眼光去看見新的互動可能,也讓她們對彼此了瞭解有了一個新的轉變。

藝術治療師 Esther郭韻筑Feb 23,2019LiFiT

藝術治療分享-乘載心靈的地圖
「在藝術治療的治療環境中,除了藝術治療師與個案之間彼此建立信任關係,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安靜無聲卻包含當事人情感想法的畫作。」
  文/ 藝術治療師 Esther Kuo   畫作在療程當中看似容易被忽略,也沒辦法出聲講述任何事情,但是它卻用一種寧靜的力量,默默地承接從當事人而來的生命故事。它躺在治療室的桌子上、被黏貼在牆壁上,或是架在畫架中央。用平板的身形記錄下治療室中的此時此地。畫作上可能會帶著個案一開始進入治療室時的不同思緒,天氣、溫度、前往治療室所遇到的人物等等…也許也包含了昨晚闖進個案夢境的情節,以及平常難以說出口的困擾與議題。 在英國大部分的藝術治療過程中,是比較非結構式的,通常治療師不會給予主題,也不會有過多的建議或干涉。讓個案可以自由地發展出自己內心的地圖,是治療過程中很重要的一部份。這使得畫作所乘載的內容,能夠更貼近案主內心想表達的主題,而非是由治療師所主導。 當一位前來使用藝術治療服務的人,進到治療室中,他便能照他想要的方式運用治療師所提供的材料。他能選擇符合他當下感受的紙張(粗糙的、平滑的、帶著斑點的、充滿條紋的…),拿取他認為想要使用的材料(黏土、水彩、壓克力、色紙、蠟筆)。 隨著作畫過程的進行,當事人也能夠根據自己的需求去更換符合他心境的材料或色彩(耀眼的橙色、晶亮的黃、濃郁的藍、淺淡的綠)。因為如此,一幅從藝術治療室中完成的作品,其本質與意義上,都超越了用來欣賞的純藝術品。鉅觀來看,它包容了作畫者在某一時間點當下的情緒與內心事件;而微觀來看,它拓印出整整一個小時中,當事人的心理變化。 雖說一般藝術治療的工作模式,不太會給與個案太多建議,但是於工作的期間,有時候也會遇到前來使用藝術治療服務的人,不太確定怎麼在一張空白的紙張上繪製出內心想表達的事物。又或者是尚未熟悉藝術治療的工作模式,感到有點不自在。這種時候,治療師也能彈性地與個案討論他當下想探索的部分,進而協助個案更聚焦在該議題所帶給他的感受,並將其轉化成視覺的畫作。下面一則治療室中的故事,也許能幫助我們看見案主內心的轉換,以及這些變化如何被印在畫紙上。 『42歲的宜樺走進治療是,像平常一樣替自己倒了杯水,溫和地笑了一下。我們通常會簡單的寒暄,接著她便坐到椅子上,讓自己有安靜的空間。今天的她伸手摸了水彩紙以及圖畫紙,像是要感受他們的溫度一樣,短暫地觸碰紙張表面。接著拿了一張水彩紙,並且開始準備水彩用具。 宜樺平常不太使用水彩用具,他認為水彩的水份很難掌握,色鉛筆才是他的最愛。但是今天他決定有新的嘗試。他用奶油色勾勒出弧形,並在弧形上畫了眼睛一般的橢圓形圓圈。“似乎像一張臉啊”….我自己在心中想著。他花了一些時間在上方塗了咖啡色的髮絲,然後用濃暗的黑色將臉的另一半塗滿。   宜樺停了一下,然後看著畫作。 “這是我的畫像。”宜樺拿起作品,然後指著一半奶油色、一半黑色的臉。 我看著樺,回答他。“有兩個顏色的畫像是嗎?” “是啊,奶油色是一開始我想畫的,然後慢慢的我覺得我也有黑色的一面” “在作畫過程中,你覺得臉是有不同面向的?” 宜樺點點頭,並開始與我分享作畫過程中所經歷的不同階段。』 宜樺的畫作將宜樺的在創作過程中的新發現記錄並且保存下來,讓宜樺在完成畫作後能夠去反思,並且從另一個角度看見畫作中自己過去沒有發現的內涵。

FiToBe編輯室Feb 12,2019LiFiT

「音樂治療的功能不只是放鬆而已,它可以很具體地連結各種情緒、認知、行為與動作,達到修復或表達的目的。」 專訪音樂治療師-賴冠樺
音樂的美好不只是好聽而已,它能夠藉由音調、節拍、歌詞等去影響大腦中不同部分的神經迴路,當一個人失去語言能力時,他也許還是可以唱歌、哼曲,因為音樂表現是種複雜且精細的組成,它很難“受損”。音樂治療師能夠善用對方熟悉的音樂元素,去給予更多行為、表達方面的刺激,這些都能幫助對方創造出新的神經迴路,重拾與外界連結的能力。
  Q1:音樂在每個人的生活中,或多或少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心情不好的時候,聽聽音樂可以感到“被療癒了”。可以和我們聊聊「音樂是如何”治療“心理,甚至生理的功能」嗎?   A:一般人可能會將這種來自音樂的療癒感解釋為一種安撫或安慰,但換成「音樂治療」的角度,音樂反倒是像一面鏡子,讓人真實地看見自己現在的情緒,到底是什麼模樣。   我一開始接觸學員時,一定會先觀察對方的狀態,然後用手邊的樂器製造出對應或相似的旋律、節奏。比如現在有個小朋友很憤怒,說話很急,我就會製造出比較巨大的聲響、或是快節奏的聲音對應給他看,事實上小朋友通常是愣住的,他們會呈現一種:「原來憤怒是這樣啊!」的模樣。不只是小朋友,很多時候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也無法清楚定義,那些使人不舒服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音樂可以讓這些具體化。不管是療癒還是治療,我們可以將它定義為「使狀況變好」,要使狀況變好之前,就必須了解「現在是什麼狀況」。 音樂可以分解成各種不同元素,包含旋律、節奏,其實人的行為與動作也都有聲音與動作,呼吸聲、心跳頻率這些都是節奏,人會隨著聽到的音樂頻率與聲響而改變行為,因為音樂能夠活化與情緒、回饋、認知、感覺與動作相關的腦區,甚至強化這些腦區之間的連結,這就是為什麼音樂能夠改變生理行為的原因。   Q2:音樂治療可以被廣泛地運用在各種狀況中,小至一般人的舒壓解放,大至一些患者的復健(亞斯伯格, 失智, 自閉, 失語……等),請問您是如何依照個案狀況來設計療程內容?   A:學員剛來的時候一定都伴隨著不同的情緒問題,我會先以建立安全感及信任感為主,因為當對方處於太過焦慮、反抗的情緒時,可能會出現新的創傷及負面感受。   比如面對自閉症的兒童,在緩和他對新環境的焦慮之後,我會開始加入一些練習去增進他的口語表達及理解能力。藉由彈奏耳熟能詳的簡單兒歌,代入他能力所及的熟悉詞彙,使用仿唱、接唱的方式,慢慢替換成功能性的語句,像是「我想要上廁所」、「我想要吃什麼」等等,然後再把音樂拿掉,讓他練習表達。 我也服務過許多年齡比較小的、住院的小朋友,我的重點就會在處理他們住院的焦慮、或是轉移病痛的注意力,因為許多小朋友或青少年可能對與處理與接受住院的經驗、與住院帶來的改變,是有困難處理接受,甚至可能在他的成長過程中留下負面的印記,若有音樂治療或其他表達性藝術治療的輔助,能夠讓這段比較困難的經驗,不那麼沉重。   Q3:可以分享您印象最深刻的個案經驗嗎?   A:我曾經服務過一個因重症住加護病房的患者,她才5歲,當時她的病情滿嚴重的,但是她的個性是很倔的那種,不太會哭也不太會鬧,也從來不要求想玩什麼,就是一個人靜靜的。一開始我去陪伴她的時候,她都表現得“我不需要妳”的樣子,直到我離開之後,她才主動問護士說:「可以叫剛剛那個阿姨來嗎?」她就是一個這樣的女孩。   我們的信任感建立起來後,我就陪伴她唱些熟悉的詩歌,度過一段住院的時光,後來她的病情突然惡化的非常快,已經進入昏迷,我當時的任務就轉換成陪伴她的父母向孩子好好道別。她的爸爸媽媽也是屬於比較壓抑的個性,在治療師的陪伴下,一起用詩歌祝福孩子,也幫助爸媽釋放出情緒,慢慢接納這個過程,最後這對父母是很感謝醫院有音樂治療這項服務的,陪伴走最後這段路。   Q4:您在美國實習時曾待過一些有音樂治療服務的單位,在回到台灣執業後,您覺得遇到的狀況有沒有什麼樣的不同?   A:目前我服務的對象大多是小朋友,所以同時也會面對家長。在國外,大家對於這樣的輔助性治療是比較接受的,也比較不會覺得「我的孩子跟別人不一樣」。   相較於國內就比較不一樣,台灣的父母有些也會比較自責,或是有來自長輩的壓力,認為孩子需要接受治療都是因為沒有教育好才會這樣,但其實狀況的產生的可能有很多,採用輔助性治療去改善,是一種讓孩子進步的方式,而不是定義孩子不正常的標籤。 音樂治療的重點是「在安全且被理解的環境下,接受正向的引導與刺激,進而達到設定的課程目標」 有些家長也會要求「速成」,希望縮短音樂治療的過程,立即見效。音樂治療課程的時間絕對不會比家長與孩子在家庭中相處的時間長,不是訓練孩子學鋼琴、學小提琴那樣,有標準、有壓力。在音樂治療的課程中,有的是理解和陪伴、創造和發展,個案會在正向支持的環境下,跨越負面的情緒感受,找到能夠好好適當表達自己的方式。

相關課程

韓國香氛蠟燭認證 - 接接 CHRISTINA

韓式香氛KCCA 假日班│師資證照課程

2019/06/15 - 2019/06/23

台灣, 台北市 或 新北市三峽北大

探索課程

韓國香氛蠟燭認證 - 接接 CHRISTINA

韓式香氛KCCA 平日班│師資證照課程

2019/06/14 - 2019/06/17

台灣, 台北市

探索課程

季豐園藝(園藝治療師)

母親節 親子花藝課程│台中

2019/05/05 - 2019/05/05

台灣, 台中市

探索課程